北约陷入“走钢丝”窘境
近年来北约在欧洲举办的军事演习给欧洲安全环境带来严峻影响,一起反映出其本身面对的许多难题—— 北约堕入“走钢丝”困境  近来,新冠肺炎疫情给北约多国军事部分形成的冲击与压力原计划从2月底一向持续到6月底的“欧洲保卫者-2020”军事演习按下“暂停键”。此次演习是北约暗斗后安排的最大规划联合军演之一。北约近年来举办的很多演习给欧洲安全环境带来严峻影响,一起反映出其本身面对的许多难题。  震慑与对话之间的平衡  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北约国家以为俄罗斯应当为危机承当重要职责。跟着危机蔓延到东欧更广大区域,以及在波罗的海三国等北约新成员国中呈现惊惧心情,北约对俄罗斯的责备再三晋级。  凭仗暗斗时期堆集的丰厚经历,北约关于震慑强壮的东方对手不乏手法,演习是其重要一环。近年来,北约举办了数十场大规划军事演习,2018年末在挪威邻近举办了暗斗后规划最大的军事演习。但是,演习的危险很大,特别是在两边大规划、近在咫尺的实弹演习中,擦枪走火的后果不堪设想。在演习地域比较狭小的东北欧波罗的海邻近,包含地缘战略方位灵敏的加里宁格勒周边区域,俄罗斯对每场演习都紧密监控。在此景象下,如安在使用演习震慑对手的一起与之坚持沟通和对话,是北约有必要拿捏好的一个平衡。  实际上,北约在威尔士、华沙以及布鲁塞尔峰会期间,均强调了与俄罗斯坚持沟通和对话的重要性,即所谓“震慑与对话”并重的“双D”方针。虽然常态化演习加强了北约戎行在俄罗斯边境区域的存在,但北约并没有用永久驻军来进一步影响俄罗斯,而是由首要盟国牵头轮番调防。此外在2016年华沙峰会后不久,北约与俄罗斯理事会的大使级会议按期举办,两边展开了及时的沟通与沟通。  强硬与温文之间的平衡  北约内部存在以美国、波兰为代表的“强硬”派,和以德国、法国为代表的“温文”派,怎么坚持两派间的平衡成为北约面对的一大难题。  暗斗完毕后,因为利益相关以及战略思维上的差异,美国与德法在对俄方针上渐行渐远。在北约不断东扩的进程中,德法等国一向尽力阻挠同盟扩大到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乌克兰危机迸发后,虽然俄罗斯与欧美在安全防务范畴的联系遭到难以反转的影响,但德法一向尽力操控其受损程度,两国还积极参与明斯克进程并斡旋俄乌联系。2016年北约在波兰完毕为期10天的大规划军事演习后,时任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批判北约在东欧举办军事演习等相似行为,或许导致北约与俄罗斯的联系恶化。  但与此一起,有必要供认的一个客观现实是,在对俄罗斯“要挟”的感触上,东欧侧翼盟国尤其是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与西欧国家是不同的。现在俄军强壮的战略机动与突防才能,以及在与北约严峻坚持时期呈现的俄军能短期内“拿下”华沙等地的言辞,的确令东欧盟国寝食难安。波兰期望北约盟军以在东欧演习为关键,进一步晋级为永久驻守。这显着违反了1997年《北约与俄罗斯相互联系、协作与安全根底文件》的精力,遭到德国、法国的坚决对立。波兰推进北约在乌克兰西部举办的“晴空-2018”等演习,德法两国均未参与。  传统与非传统安全要挟之间的平衡  乌克兰危机迸发以来,欧洲安全环境愈加杂乱与多样化。在中东、北非乱局难解尤其是叙利亚战乱的影响下,大批难民涌向欧洲,恐怖主义也随之浑水摸鱼,欧洲国家面对的非传统安全要挟急剧上升。  关于接近地中海的北约成员国而言,如希腊、意大利、法国等,与东欧区域面对的来自俄罗斯的军事压力比较,非传统安全要挟的压力愈加急迫与实在。因而,虽然早在暗斗完毕之后,北约便启动了“地中海对话”等安全协作机制,但南欧国家仍然对近年来北约将很多安全防务资源投入东欧感到不安与不满,更是不肯北约被东欧国家所“劫持”。一起,意大利等国与俄罗斯有着亲近的动力协作联系。  在此情况下,意大利、西班牙等成员国在参与北约在东欧区域演习的一起,也要求同盟注重他们的安全关心。如2015年11月举办的“三叉戟接点”演习就设想了北约在战略、战争以及战术层面或许面对的各种传统或非传统应战,要求北约可以有效地维护并防护演习设想中的微小国家并使其强壮邦邻的妄图受挫。在具体任务方面,演习设置了高强度联协作战、导弹防护、网络战、布衣维护以及人道主义救援等多项内容。2016年后,在意大利等南欧盟国的推进下,北约更是与欧盟协作施行“海上卫队”行为。该行为实质上是将相关演习中应对非传统安全要挟的项目常态化,以充沛满意地中海沿岸盟国的安全需求。  中立与结盟之间的平衡  在北约与俄罗斯军事坚持的一起,瑞典与芬兰这两个北欧中立国并非看客。尤其是在区域严重局势加重的情况下,瑞典在评价暗斗后尤其是新世纪以来本国面对的安全环境,以及本身武装力量建造和水平的根底上,经过参与北约演习乃至是主导其间的一部分演习,加大了与西方军事同盟的协作。  瑞典参与的首要是北约的“冰冷反响”系列演习,该演习模拟在高纬度区域与强壮对手的抗衡。跟着近年来北极区域安全论题的升温,在北约与俄罗斯严重联系的牵引下,该演习的指向性愈加显着。长时间以来,瑞典与北约在防务范畴中的技术性协作一直存在,“冰冷反响”演习进一步强化了这一点。与此一起,近年来瑞典等国民众期望改动中立状况的呼声已达到前史新高,对官方方针发生很大压力。但是,就欧洲安全环境而言,新形势下的“北欧平衡”至关重要。北约应持续坚持其对中立国的审慎情绪,防止推进他们做出有害欧洲全体和长时间安全的过错行为。  总而言之,北约近年来频频举办的军事演习,好像一面棱镜,折射出北约面对的许多对立。这些对立既触及北约内部,也触及北约与对手,以及北约的协作伙伴。这些对立的存在,源自实力的不均衡,理念的多样化,以及利益和方针诉求的高度多元化。要坚持上述的许多平衡实属不易。不过,暗斗后北约的过度扩张,是这些应战的催化剂,或许北约应对其深化反思。  (孔刚 作者系国防科技大学副教授)